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winbile.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独自在家无聊的说说》最新章节。

耿氏和乌雅氏脸上登时就不好看了。佟佳氏平日里不管事儿,王府里的府务是她们管着的。年氏这么说,不是在打她们脸,说她们没有管好事儿吗?

耿氏沉着脸道:“年格格,先前你说安格格和宋格格害你,却没有任何证据!我和乌雅妹妹觉得你年纪还小,遇到这种事儿难免慌张,便劝着宋格格和安格格忍让着些。可如今,年格格你自己听听你说得是什么话!你这是在责怪全府的姐妹们没有照顾好你吗?年格格摸着良心想一想,从你进来开始,我和乌雅妹妹亏待过你什么!我倒不知道,年格格原来这么凉薄,说出的话,也可真让人寒心!”

乌雅氏在一边冷哼道:“耿姐姐还是别管这事儿了吧,咱们到底是姐姐,受了委屈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这名声的事儿,不容任何人污蔑!”说着,她转向齐布琛,道,“佟姐姐,妹妹们也没法子了,请姐姐为妹妹们主持公道。”

年氏雪白的贝齿咬着嫣红的唇,慌乱地看向齐布琛:“佟侧福晋,婢妾没有!”

“行了,都别说了,让别人听到了,还以为咱们府里多么没规矩呢!”齐布琛扫了在场所有的人一眼,道,“青茹,先去请太医给年格格看看。年氏也别哭了,这事儿过后再说,先把脸治好是最重要的。你也不希望顶着这样的脸去见爷吧。”

耿氏闻言,就知道齐布琛是要将这事儿揭过了。如今就没有证据,等到年氏再提起的时候,只怕是一点点证据都没有了。这样也好,看着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心里就膈应!府里那么多女人,又不是只有她出生书香世家,容貌美丽!

想到这儿,她就不顾年氏愤怒的表情,和乌雅氏一起起身,道:“既如此,妾身就先和乌雅妹妹告辞了。”

齐布琛点点头,又扫向欲上前辩解的年氏,冷声道:“年格格还有事儿吗?”

年氏不甘地瞪着耿氏,又冷冷地扫了眼安氏和宋氏,行了个礼,先退出去了。

耿氏心中冷笑一声,也不去说她不懂规矩,横竖府里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向齐布琛行了礼后,她就又带着一群女人浩浩荡荡地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耽误了~~晚上还有一章……

85.是谁的劫

林太医给年氏看了病,说是乱吃东西中了毒。解药自然是有的,只是在服用解药期间,身体会变得虚弱,且,这段时间里,不能吃有腥味的东西。

有了恢复容貌的办法,年氏总算是放下了一颗心,又开始动起报仇的心思了。

齐布琛只是让人将年氏盯牢了,才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那个胭脂盒子上。她现在所拥有的胭脂,也不过是内务府从今年年初送过来的罢了。以前的,不是被她赏了人,就是她让和言去处理了。

想到这儿,她开口问和言,道:“和言,以前的胭脂,你是怎么处理的?”

和言道:“因主子从来不用,所以大多数胭脂都是堆在库房里的。奴婢每两个月检查一次,将发潮的,不能用的都处理出去。还有一些,就是被主子赏给了奴婢们。”

齐布琛摇了摇头,道:“罢了,总归是我太不小心。和言,以后这胭脂都不能用了。你去查查看,我都赏过谁这些东西,然后每人发十两银子和补身子的药材。”

林黛玉在一边皱了皱眉,却没有开口说话。

齐布琛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问道:“玉姐儿心里可是极不喜欢这些事儿?”

林黛玉纠结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齐布琛叹了口气,道:“玉姐儿是个善良的姑娘,但有些时候,这些事儿不得不去做。我们不去害别人,但也不允许别人来害我们。所以即便明知道你不喜,我还是让人将你带了过来。有些事儿是逃避不了的,你是这样,布耶楚克和萨伊坎也是这样。”

林黛玉眉尖微蹙,不由得想到了家里的徐姨娘。徐姨娘是一个看着很温顺的女人,她总是细声细气地讲话,不论对谁都一样。她院子里的下人似乎都很喜欢她,都说她一个温柔大度的人。然而从她有记忆以来,母亲就不喜欢徐姨娘。每一次见到徐姨娘的时候,她的神色都是淡淡的。她对徐姨娘很照顾,各种东西物什一样不缺。徐姨娘身体不好的时候,母亲还要送汤送药。可即便是这样,父亲与母亲之间,还是会有争吵。

她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早晨,徐姨娘在母亲面前立规矩时突然晕了过去。正在那时,父亲进来了。他冷冷地看了眼母亲,抱着徐姨娘就离开了。母亲让其他姨娘离开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很疲惫。直到她上前,轻轻地叫了她一声,她才忍不住抱着她大哭起来。

母亲是最在乎自己平日里的样子的,可是那一日,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连鬓发都散乱了。她抱着她说:“玉儿,娘不会就这么认输的。你永远是林家唯一的嫡小姐,娘不会让你受一丝委屈。”

自那之后没多久,父亲与母亲之间果然又和睦起来,只是父亲,也没有冷落徐姨娘。

母亲和徐姨娘之间,就像是侧福晋说得那样吗?

林黛玉向来就是冰雪聪明的,当时或许年纪小,如今有人在身边提点,又怎么会想不明白当初的情形。她只是厌恶并抗拒着这样的事情。可是侧福晋说的对,她可以不去害别人,但是也不能被别人所害。所以,即便是厌恶,即便是抗御,她也应该知道这里面的事儿。

四阿哥回来的时候,她将三盒胭脂放在了他面前,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和自己的推测都说给他听。若是她的推测是真的,那这件事儿就不仅仅是内院之事,而是涉及到了包衣世家和内务府。她只需要开个头,后面要不要追究,要怎么追究,都是四阿哥的事情。

四阿哥的眉头紧紧地拧成了“川”字。他应了声,想了一会儿后抬起头,在应声道:“爷知道了。”当他又低垂下头,扫到手腕上的那串手链时,忽而又想起了昨晚她在他耳边的软语安慰,和她今日早上说的那句,让他心潮澎湃,几乎控制不住想要拥抱她的话。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等着你回来。”

这句话,他此刻想起来,心潮依旧控制不住地激荡起来。四阿哥抚摸了一下那串手链,目光深深地看着齐布琛。

猛然间,他又想起了朝中传来的另一个让他不安的消息。

爱新觉罗迎璋要回来了。

当初在寺里再次遇到她时,她的身边就站着他。两人看着如神仙眷侣般般配,无论是说话还是仅仅站在一起,身边都围绕着无法言说的默契和亲昵。

他的心脏突然紧缩,疼得厉害。看向齐布琛的目光,也越发深沉起来。

齐布琛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摸了摸脸颊后疑惑地看着他,问道:“怎么了?妾身脸上有东西?”

第一时间更新《独自在家无聊的说说》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不是不非

左耳

进化之始

十一云

王妃妖娆,王爷折腰

蓝蕊蕊

护美强兵

天晓月当空

六界至尊之最强冥后

纵尔

她比星河更闪耀

多爱小和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