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winbile.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华夏神兽崛起》最新章节。

“擎应正这厮说的好听点就是个刘备般礼贤下士般的人物,但说得不好听点,就是个人才收集癖重度患者,只要看见别人有本事,就千方百计想求来为己用,但这厮还算是有些自知自明,用人信人而少有肘制,大庆国原本只有区区一座蛮荒破烂之城,眼下能成这般席卷天下的大势,倒是全赖他这般死皮赖脸的求才,你别以为他说笑,眼下大庆国首席谋主国相便是其九顾茅庐而来的,等到明天早上他过来亲自给你端早餐过来,当小厮服务,全然就是恨不得给你倒马桶那般架势才叫做恶心人啊。”

看得出这般以自身积年皇帝职业生涯得来的智慧指点他人的差事,也让袁沙源感到很是有趣,释永信很是吃惊,出身地球的他完全没法想象人世间还有这般不顾脸皮的帝王,就算最后让他得到了天下又如何?倒马桶皇帝之名好听吗?

“陛下你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当然,能以这般身份指点他人,将朕当年因为种种原因不得施展的政治抱负通过他来实现,难道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吗?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朕已经确认过,通过荒木界来到此界者尽数降落在英恒山脉内,而首当其中人类势力圈便是这大庆国,日后我们和大庆国打交道的时候还长的很,不趁此良机更待何时,那奥巴牛想必也是和我一般谋算,不然何苦处心积虑和我一般谋个帝师之位。”

袁沙源的话说道这里,释永信也自然明白这位华夏皇帝话语中的未完之意是什么:

“陛下你是希望我答应他的邀请吗?只怕其中还有些碍难,况且我们终归要离开这里,眼下图谋只怕难以维持。”

袁沙源轻轻摇头:“倒不尽然,朕已经通知国内,不日援兵即将到来,大庆国扼守地球至神武界的要道枢纽,我们必须在这里打下根基。”

“很抱歉,我拒绝,我可不是你们地球来客,就算你在你的世界有如何权柄,我想我也没有响应的必要。”袁沙源的口吻总会让北冥素柔联想到某种入侵的倾向,心头略微不愉,直接开声拒绝。

面对释永信这种眼下压根就寄生在土著身上的情况,袁沙源也无话可说,最终只能离开。

然后时间渐渐过去,擎应正果然如袁沙源所说一般,没脸没皮的跑过来各种服务恳求,恨不得我爹妈分你一半的架势,伸手不打笑脸人,纵然北冥素柔自家也对这般痞赖的人物没什么办法。

而释永信则是敏锐的察觉到西游小分队中微妙的不和谐,正如袁沙源所说,大庆国的战略位置对于地球而言太过重要,必须争夺,而以地缘为划分,眼下袁沙源和奥巴牛隐隐出现了隔膜……好吧,他们其实一直都不怎么对付,毕竟当初奥巴牛举着****追杀的一幕太过让袁沙源觉得难堪。

而黄超则一直保持着中立,对于大庆国似乎也没什么企图的摸样,整日修炼,一副超然物外的摸样,但就算是这样,袁沙源和奥巴牛还是对其警戒异常,无他……每当看见黄超的时候,擎应正都好像看见了自己的亲爹一般亲热。

众人之中,只有黄超的奇遇无人知晓,因为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来到神武界之后修为就突飞猛进,诸般权能自然而来,直至抵达一个神鬼莫测的境界。

但北冥素柔暗自猜测,黄超只怕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获得了无念之境。

无念之境……获得之后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修为不正常的突飞猛进,别说别人不理解了,就连自身都不能理解,没人搞得懂,所以一致命名为无念之境,神武界历史上确实有不少人获得了无念之境,最后都稀里糊涂不知不觉就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武林神话,古往今来有不少大智慧之辈试图解开这个迷途,提出许多架设,都没有办法验证。

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也是公认最接近事实的假设便是……老天爷要你变强,所以就这样变强了。

天时抵达之日,万里无云,但无形的异动间在大地之下鸣动着,众人早已经整装待发,而大军也已经进入了戒备状态,在更遥远的外面,无数试图来搏机缘的江湖武者在潜伏窥探着,大军要是能吓得住这些贼胆包天的武者的话,神武界就没有连绵这么久的战争了。

五座山峰骤然震动,闪电伴随着狂风袅绕吹拂着,气压变化,大地震颤,一个空间裂缝缓缓在五座山峰之中心展开,空间裂缝一经形成,玄黑的气体如飙风般朝外冒着,刹那间,万物生机凋零,天空降下不详的冰霜,无数乌云随之而来,弥漫在天空。

“情况不对,好强幽冥死气,大月武神的遗体只怕已经尸变,而且这气息迷而不散,幽冥之气浓烈纯粹,只怕是大月武神在生前已经布置下幽冥阵法,故意让自己转生成幽冥鬼物的。”

“故意,为什么要故意?”

面对释永信的询问,北冥素柔的嘴角露出一抹悲哀,怜悯,不屑的复杂笑容:

“按你们的话说,蝼蚁尚且偷生,你以为……这些旷古绝今的强者们,真的就那么甘心面对死亡吗?”

释永信愕然,骤然明悟。

是的,谁也不愿意这样面对能够埋葬一切的死亡深渊。

“生前未竟之旅途,就放在死亡之后再度展开吧,武者之心无关善恶,只有纯粹的执着,后世的有缘人啊,如果你们真的有缘,就踏着我的尸骨取得我的传承吧,如若不能,那就让我踏着你们的尸骨继续前进吧……这是很多年前,一位暮暮垂老,频临死亡的绝世强者在刻意布置让自己化为幽冥鬼物的墓穴时留下的遗言。”

释永信再度哑然,他品味咀嚼,其中的蕴含的到底是深入骨髓的恶念,还是某种面对绝境命运热血而不甘不屈的呐喊呢?他毕竟不是神武界的人,终归辨不清理不顺其中的感情。

而此时的北冥素柔随着诉说,似乎也进入到某种意气风发的状态,右臂一抖,白虎刀悄然凝聚,刀身一震,呼啸一声震动十里。

“其实这个故事还有下文,那位留下这不朽遗言,舍弃一切化为幽冥鬼物的绝世强者,最终被后世四百年后的英才强者所击倒,那个时刻,那个英才强者说……你所遗憾的意志将由我们来继承,你所未竟的旅途将有我们来继续行走,这便这个世界的世代交替,是武者最终的宿命,所以……千年前的大月武神啊,便由我北冥素柔来埋葬你吧,完成属于你的世代交替吧。”

“咦,你平时不是以天塌不惊为标准的吗?怎么突然那么热血了?”

北冥素柔淡笑而不语,其实是在心里面对着释永信解释道:“你别告诉你的那些同伴,这般埋葬前代强者所化的幽冥鬼物,被誉为武者最荣耀之传奇,一经完成便是天下传唱,能获得近乎不朽的声名,眼下这个时代还没埋葬过大月武神这般等级的前代强者,搞定之后获得的名声资历甚至让我有可能冲刺新一代的武林神话,加上这种等级强者的宝藏,就算放到原始魔帝跟前他也要眼红。”

接着释永信算是明白了,感情对于神武界的人来说,这种绝世强者死前自我转身的幽冥鬼物,敢情除了是神兵绝艺大礼包之外,还是一份顶天的……声望大礼包?

无需众人去探索那隐藏那异空间的墓穴,一道高有三丈的伟岸身影,带着强烈到影响天象变化的身影跨空而来。

正文323.五指山下的大魔王

“这个时代的强者们啊,我大月武神跨越千年再度降临,最终的结局,将会是我被埋葬,旧的时代被终结,亦或你们成为我的粮食呢?”

伟岸的身影披着一身素白的劲装,齐腰的霜白头发狂野的漫天而舞,五官俊朗,双眉之间一轮猩红之月的花纹,带着一抹妖异的肃杀,外观一切看去尽和活着的人一般无二,但浑身滂湃到足以扭曲天象地貌的精纯冥气便足以道明一切。

千年前寿元耗尽而死的大月武神,转生为幽冥鬼物之后再度降临千年之后。

“此獠神智清醒,只怕经过千载蜕变,已经进阶为高等幽冥鬼物,非凡人所能力敌,速退。”北冥素柔娇声大喝,声震十里,然后也不顾他人反应,驭气舞空,人刀合一直扑大月武神。

白虎狂啸响彻天地,刀气贯通天地,万物齐黯,只有一缕清冷刀光蔓延无穷,面对千载前的绝世强者,北冥素柔压根没有留手的想法,直接爆发,释永信五件套的力量开始灌注进体内,将北冥素柔的修为直接推向旷世八品。

“好凶戾的一刀,千载之后的世界,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但要埋葬我……这还远远不够,月之韵……诞。”

大月武神面对这一击尚有心思评点一二,而后才暴喝一声鼓荡功力,无穷冥气在其背后汇聚,幻化一轮猩红弯月,妖异而血腥的月光照耀天地,无边异象纷呈而来,北冥素柔只觉得刀芒被这猩红妖异月光照耀之后,隐隐失去了控制,飞速的溃灭着。

这一瞬间,北冥素柔只觉得这缕刀芒仿佛已经飞跃了千万里一般,完全就是功力耗尽而溃灭的,但事实上,刀芒只是飞了不过十来米而已。

“化咫尺为天涯,好手段。”北冥素柔并不笨,片刻之后就解开了谜

题,但心头却暗暗紧张起来,她眼下有绝世神功在手,也不缺修为,缺的只是对自身力量该有的体悟,简单点来说,这身修为来的太急了,作为一个八品武者其实早就应该参修操纵空间类的神通武功,并延伸出一系列对敌手段,但北冥素柔却对此近乎一窍不通。

所以,对于大月武神这种举手抬足间咫尺方圆化为天涯之遥的手段,北冥素柔感到很棘手,因为这代表着远程攻击别想对大月武神生效了,但棘手归棘手,北冥素柔也不是没有办法应对的,唤出左臂青龙刀,和右手白虎刀合击,迫发无匹刀劲,最后人刀合一,直接扑向大月武神。

直接爆发全部功力之后,无边灭绝刀气冲霄而起,狂暴四散的能量余韵直接干涉这一方天地的空间平衡,玩这种咫尺化天涯的手段,需要对空间相当纯熟的控制才行,眼下直接将周遭空间搅成一锅粥,直接封杀敌人这条手段。

“粗暴的小丫头,月之韵……转。”大月武神对于北冥素柔这种蛮干的手段似乎有些失笑,随着话语,背后猩红弯月之光更盛,飞扑而来的北冥素柔立刻感到自己如深海一般,周遭都是深不见底力量无穷的潜流,一刹那间数百变化。

一瞬间如同硬挨了上百蕴含了无匹蛮力的重拳,北冥素柔身上金钟战衣光辉闪耀,倒是无碍,只是进攻的刀势也不得不为之打断,尚未回归神来,北冥素柔就觉得眼前天地倒转,一股无边吸力自天空传来,狠狠的吸扯自己,等到重心虚浮之后,这吸力一遍,化作无边重压而来,北冥素柔只觉得自己凭空重了十数倍一般。

等到北冥素柔稍微适应这暴增的十数倍重力之后,杀伤力更大的变化陡然而来,周遭重力仿佛发疯了的野牛一般,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以每秒三四十次的速率延伸无穷变化,北冥素柔早已经站不住,被变化连连的重力轰之天空,而后像是疯了的蜜蜂一般上下乱串。

纵然有金钟战衣附身,附身战衣之上的牛龟之力发挥到淋漓尽致,但还是无法抵抗全部,错乱变化的重力之下,形如万千重拳连绵轰至,不过片刻北冥素柔内脏就受了一点伤,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幸好此时大部队尚未围观,并未如北冥素柔所言散去,擎应正发动全军,吞天魔蛇军阵展开,一条庞大魔蛇游荡天空,张开血盆大口朝大月武神咬去,大月武神稍微分了一下神,这才让北冥素柔逃过一劫。

敌人不仅能操纵空间,还能操纵大地重力,演武艺为神通,为天威,明悟到这一点之后,北冥素柔终于察觉到这千年前的大月武神并非是眼下的自己所能埋葬的。

“好强横的敌人,凶威只怕还在那寒夜冥星和中年冥族之上!”释永信也忍不住惊叹起来,随后继续问道:“我说素柔,此獠貌似神志清醒,不如我们用沟通来解决争议,避免无力冲突吧。”

第一时间更新《华夏神兽崛起》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穿越之盗墓盗出个秦始皇

万战争途

老苏写新元

巅峰路之复仇

小御文艺范儿

沙哑念念不忘的情歌

鱼蛋豆腐

做回有钱人

李雪寒

铅华洗尽 珠玑不御翻译

揚揚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